淄博港赢贸易有限公司

ZIBOGANGYING
AUTOMOBILE TRADE CORPORATION LIMITED

2012:在适应新局势下稳中求进          <2011-12-31 18:33:38>

2011-12-31 08:36 来源:钢联资讯 作者:西文 试用手机平台

又经一岁,回首这一岁可谓是风云激荡;再来一年,展望这一年注定是扑朔迷离!

在风云激荡中看未来扑朔迷离。2011年,我们看到了中东在骚动中强权人物不可思议地如多米诺骨牌般接连倒下,但种种现象表明来年可能有更喧闹的“阿拉伯之春”;美国陷入高失业率和高负债困境,主权信用评级近百年来首次被从最高级别下调,而进入“冬眠”的“占领华尔街”的行动在“惊蛰”后可能还要大面积苏醒;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不断蔓延和深化,但这道近于无解的难题却会继续在时空的演进中让有心人去品味和着摸、去解析和研判;以“金砖四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前期忙着控通胀,近期经济增长却齐步走软,来年如何大多数都是未知数。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乱”世,“经济下行、社会动荡、政治风险”“乱”已使全球投资者神经高度紧张,心情如履薄冰。

“乱”在何处?因何而“乱”?首先,这个乱实际上是2008年时国际金融危机的延续,也是国际金融危机之后解决问题的过程中的表现。当今世界虽然有国别之分和意识形态之争,但经济上却早已水乳交融。国际金融危机既是金融巨头们贪婪本性的结果,也是金融产品过度衍生而缺乏监管的结果,但本质上却是全球经济结构失衡的结果,而且是严重失衡的结果。因结构失衡而使全球经济难以呈现持续、均衡和强劲的增长,没有持续、均衡和强劲的增长,就没有世界范围内的充分就业,没有世界范围内充分就业就没有国际社会的全面稳定。金融危机之后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是国际经济的一道命题。但“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过去经济发展方式的惯性作用和这种方式下既得利益方对转变发展方式的阻碍,加上国家之间的国际政治的搏弈,决定了这种转变不可能在有限的时空内完成,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建立新平衡的利益驱动着新平衡的到来,但同时自然充斥会着情绪、对抗甚至是暴力,表现出一个字就是“乱”。一句话,“乱”就是今后相当长时间内的国际政治和经济特点,“乱”就是新的局势。

毫无疑问,基于中国的经济和国际政治地位,中国是“乱”的重要参与者、重大受益者同时也是重大受害者。在当今世界上,中国和欧美一样都有着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重要使命。从依存关系上看,也是矛盾双方在同一体内进行斗争的再行均衡。中国已经充分认识到了转变发展方式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尤其是金融危机后快速出台的反危机措施一方面使中国经济内部的结构问题更加恶化,另一方面如今看来也成了解决经济结构问题的重要推动力量,这种力量既来自于行政意志更来自于市场倒逼机制的自发作用。

这种局势下如何看待中国经济增长?各种信号表明,中国经济增长经济增长速度不可能再向2003年到2007年那样呈现为加速增长态势,也不可能再向2008年到2011年那样在财政重拳挥动下砸进大量资金进行猛烈的货币和财政刺激。中国经济增长减速是主动调控与被动适应兼而有之的结果。经济发展规律告诉我们,中国经济增长早晚要从高速增长回落到适中的增长水平,目前看,这种态势在加速到来,这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下的“稳中求进”基调的含义中已经充分明确。

如果说2003年以来中国经济高速度增长成就了钢铁业的大发展,无疑以结构调整为主线的经济平稳较高增长的新局势将不再有利于钢铁业的大规模发展。基于中国经济增长的时代特征,这种大势下钢铁行业和其它传统性产业自然要从原先经济增长中开足马力大干快上的动力性地位,转向适应新局势要求以提升品质和创新求变为主的从动性温和增长的地位。钢铁市场的牛市基础已经消失,钢铁投资的牛市时代或已结束,但钢铁行业经受的历练远没有结束,钢铁业的新未来正在这种历练中酝酿和升华。

往年风云激荡,来年扑朔迷离。2012年,我们虽然不再对钢铁业及其市场怀有昂扬向上的憧憬,但宏观新格局下的提升品质、创新求变决定了钢铁业及其市场也会是“稳中求进”!一种新的格局,更是一种新的希望!

无论如何,作为中国钢铁人我们是幸运的,我们很可能正在经历着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伟大的钢铁时代。我们所经历的、正在经历的和将要经历的很可能是开辟了人类钢铁史的新篇章而不是传统钢铁史的简单延续。(西文)